rss 推荐阅读 wap

启蒙社_专注启蒙教育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请输入关键词  自驾游  xxx  test
首页 启蒙头条 养儿育女 新闻资讯 教育关注 爱情婚姻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商业推广 强国强军 创业交流

“独一代”父母养老困局

发布时间:2021-07-22 02:11:05 已有: 人阅读

  第一批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父母们开始步入晚年。独子的远行,让他们经历着“空巢”生活。不愿拖累独生子女又难以找到理想养老去处的他们,面临着无奈的现实逼迫。

  河北省定州市“回民街”的热闹从早上7点持续到晚上8点,在这段时间内,李建芬和她的粮油摊一直坚守在那个约1.5平方米的“阵地”内。

  粮油摊后面的树阴下,老伴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目光略显呆滞,很少言语。每隔一段时间,李建芬就会走到树阴下,轻声询问:要不要喝水、上厕所3年来,这种频繁的询问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老两口身在外地的独子每周会打一次电话,询问家里的状况,这让李建芬心里很欣慰。但更多的时候“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两口之家”一直是由李建芬独自支撑。

  在与定州的标志性建筑开元寺塔相距不足百米的地方,拥挤着上百座低矮的青砖平房。暴露在外边的砖瓦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褪去了原本的颜色,站在远处望去,一片灰蒙蒙的场景。

  两间屋只有40平方米大,屋内白色的墙壁、灰色的水泥地面、黑色的组合柜,三种颜色单调地糅合在一起。

  里屋窗台上有几盆盆栽,这是李建芬特意摆放的,因为“当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这些盆栽上时,屋子里会显得很有生机”。

  老两口的独生子也出生在这座老房子里,但自从2006年大学毕业并留在河北石家庄市工作后,这座老房子里常年只有李建芬老两口的身影。

  3年前,老韩得了脑血栓,落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每天只能坐在轮椅上,就连最基本的日常生活,都需要李建芬亲自打理,喂饭、喝水、穿衣、洗脸

  得病前老韩没有正式工作,一直靠打零工补贴家用,没有社保、没有退休金。3年中,李建芬的退休金一直是老两口最有力的生活保障。

  但作为小学退休教师,李建芬每月仅能领到2400元,这些钱负担着老两口衣食住行的开销和老韩的医药费,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生活虽然不易,但目前李建芬从来没想过从儿子那寻求经济上的支持。“儿子也不容易,要还房贷,还要养小孩,我们不想拖他的后腿,尽量自己养活自己。”

  在这些平房的尽头是一条店铺林立、商贩聚集的街道,当地人俗称“回民街”,是附近居民购买生活用品的首选地。迫于生活的压力,李建芬开始在这条热闹的街道上摆摊,卖一些香油、芝麻酱、大米、红枣之类的物品。

  据资料显示,自1983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我国的独生子女父母群体已经达到了2.4亿至2.6亿人,目前,已经有上千万家庭步入了“空巢模式”儿女们在外各自生活,老人们在家“独守空巢”。

  而以老韩夫妇为代表的群体也有一个特定的称谓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

  由于不能正常活动并且长时间坐在轮椅上,老韩的下半身很容易被硌伤,李建芬不得不每隔两个小时左右就帮老伴挪动一下位置。但这一简单的动作,每次都把她所剩不多的精力消耗一空。

  不过,李建芬最担心的还是每天晚上将老韩从轮椅扶到床上的过程,因为一不小心老韩就会摔倒。“有时候摔倒了,我自己一个人还真扶不起来。”生活的不易让这个愈发瘦弱的老太太再也无法承受130斤的重量了。每到这个时候,李建芬就会打电话给住在城南的外甥,让他过来帮忙。

  儿子在家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为数不多的假期往往会被一分为二,一半用来看望岳父岳母,一半留给老韩夫妇。短短的几天探亲假,除了给老韩夫妇带来一丝心理上的安慰外,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儿子走后,李建芬老两口的生活会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一切照旧。

  当被问及今后的打算时,李建芬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但仍然反复强调:“儿子也不容易,我们养老也不能完全依靠儿子,那样会把儿子累垮的,他们还是想尽最大的努力自力更生。”

  几千年来,“养儿防老”的观念如“击鼓传花”般代代相传。但现在,曾经根深蒂固的传统认知却发生了异变。

  1981年,王松来夫妇的儿子出生,那一年,他们办理了独生子女证。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安徽芜湖工作,之后在那定居、结婚、生子。

  虽然安庆到芜湖只有不到200公里的路程,但这短短的距离却切断了王松来对“养儿防老”的所有“幻想”。“我们是只谈贡献、不图回报的一代人”成了他的口头禅。

  安庆和芜湖同属安徽省,但一个在江北一个在江南,气候、饮食、方言都不一样。“我们连芜湖话都听不懂,而且我们的朋友、亲人都在安庆,那边除了儿子、儿媳外,没有认识的人。”

  老王夫妻俩退休前均在机关工作,现在两个人的退休金加起来每月有6000元,手头相对比较宽裕,他们对晚年的安顿比较有自信:“我们目前有两个打算,第一,拿出一半的退休金来雇保姆;第二,将全部退休金拿出来住养老院。”

  自从老韩得病后,李建芬就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她和老伴将来谁会先走(去世),剩下的另一个又将怎么办?一直以来,像个哲学问题一样困扰着她。“要是老韩先走,留下我还好,起码我有退休金;但要是我先走了,老韩该怎么办?”

  李建芬和老韩的儿子在石家庄的房子是一套65平方米的两居室,儿子儿媳住一间卧室,小孙子住另一间,空间狭小,而且是在没有电梯的六楼。

  王松来还记得,他父母年老的时候是由其兄弟姐妹四家轮流照顾,压力不是很大。但到他为自己的晚年生活做计划的时候,轮流一词却已成为历史。“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让他照顾我们俩的话,压力会很大,而且儿媳妇也是独生女,我们不想拖累年轻人。”

  最近网络上曝光的一些黑心养老院和保姆、护工殴打神志不清的老人的新闻,着实让老王夫妻俩心有余悸。但这并没有降低他们为自己寻找养老出路的热情,怎样选择一个“靠谱”的养老院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

  王松来和老伴闲来无事的时候,会不时去安庆的几家养老院进行“考察”,然后做比较。在安庆,公立养老院比较少,不容易挤进去;而民办的养老院收费则相对较高,老王夫妻俩6000元的退休金根本无法负担,这让原本满腔热忱的王松来夫妻很是纠结。

  现在老王对政府关于养老方面的新闻比较关注,希望等自己和老伴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时候,政府有相关的保障政策,为自己和老伴以及更多的和他有同样境遇的人提供一个安心的去处。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希望,以后会怎样,老王自己也不确定。“进不了养老院的话,等老到走不动的时候就住医院,大不了直接死在里边。”老王赌气般地说。

首页 | 启蒙头条 | 养儿育女 | 新闻资讯 | 教育关注 | 爱情婚姻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商业推广 | 强国强军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启蒙社 www.qmzja.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10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