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启蒙社_专注启蒙教育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请输入关键词  自驾游  xxx  test
首页 启蒙头条 养儿育女 新闻资讯 教育关注 爱情婚姻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商业推广 强国强军 创业交流

新觉青年 特教教师:静音世界里收听“爱”的频率

发布时间:2019-09-11 13:24:47 已有: 人阅读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似锦前程,还是美丽人生?“当他们第一次叫妈妈,第一次说老师好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我就觉得太有成就感了,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这些。”说起自己的从业感受

  “当他们第一次叫妈妈,第一次说老师好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我就觉得太有成就感了,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这些。”

  说起自己的从业感受,李蕾的脸上一直溢着笑意,嘴角弯弯上翘,眉眼里都是喜,口气听起来也是个自信、细致又急切的姐姐,采访当天,她的嗓子哑了,“这是职业病了,动不动第二天起来,嗓子就毫无征兆地哑了”。办公桌上的各种止咳药都在提醒她,过去的这几天,话说得太多了。

  采访的时候,李蕾刚刚结束了一早上的课程,下午还有节一对一的AVT课程,中午吃完饭,她就抽空收拾教具,一切都计划有度,从从容容。我们有商有量地和她知会:「你准备好了,咱们就开始采访,你看可以吗?」

  坐在对面的李蕾,刚开始应该是有些不自在的,她不像别的采访者一般可以迅速地进入对话状态,并且有着强烈的倾诉欲。她双手整齐地叠在并拢的腿上,一边重复着小动作一边思考答案,她一点都不着急,眼波潋滟,空气和时间就这么凝住了。

  我说,你放松一下,不用管镜头,就像是聊天就行。然后眼看着她大呼一口气,缓缓地调整了一下坐姿,翘起了二郎腿,重新低头整理了一下,抬起头来整个人灵动了许多。

  此刻岁月静好的她,和早上课堂上的她截然不同,面对七八个刚刚入学的小朋友,即便有助教老师的帮忙,也一样不够应付。有的起来要背书包,有的大声哭闹要找妈妈,有的“嘭”地一声把装满积木的箱子打翻......这些孩子除了听力障碍,也有一些情绪表达的障碍,“当你能够学会表达正确的表达的时候,其实对情绪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我们的孩子他们说不出,所以他们有的时候很着急,所以他们可能会撒泼打滚,会有各种不太好的行为,我觉得其实跟表达是有关系的。”

  这个过程中,这个姑娘多数是在弓着身体,不厌其烦地卸下书包、捡起玩具,抱起哭闹的宝贝。几番折腾,她早上精心梳理的头发,不住地从耳后溜走,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我打趣说她就像是在教室里竞走,“是啊,我们也觉得没有办法。但是对于这些孩子,你只能付出比普通孩子更多的耐心,更多的爱心。”她笑着回应。

  其实,她的耐心并不仅仅给这些孩子们,那些初为人父母的家长的慌张与无措,这间教室都见证过。“其实,对于孩子们戴上耳蜗产生的自卑感,家长们表现得更加强烈。”

  李蕾说,刚开始带耳蜗的时候,很多家长带孩子出门都会悄悄摘下来,生怕别人看出来。尽管她反复强调,要让孩子去适应耳蜗,很明显,家长们需要一点时间接受这个事实。

  所以,她也需要给这些父母们做心理疏导,“这就像是眼镜一样正常”、“你要对宝贝有信心”、“他现在遇到了一点小问题,需要我们去帮助他而已”,在与家长们的对谈中,李蕾以一个父母视角,去揭开这个伤疤,这也是他们需要克服障碍,一定要“听到”的声音。

  对于小朋友,也许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耳蜗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李蕾还是努力让他们把它自觉化,她会说“你看,你有的别的小朋友都没有,只有最优秀最可爱的小朋友才有的奖励”,她把每个孩子都看作是一粒沙子,温柔地捧在手里,最好让每一粒都不会跳脱掉出“社会”这个沙漠,最好一个都不会格格不入。“我想让他们有一天能够融入到正常幼儿园,跟普通的孩子一样一起学习一起玩。”不要大众投之而来的悯然,用淡然支撑起这些孩子的尊严。

  备课、上课、和家长沟通这些行为串联成李蕾的工作日常,这些在别人看起来有些枯燥无趣,或者再升华一下,就成为了伟大无私。但是,在她自己看来,其实没有那么光芒四射,也没有那么满是心酸,关于这个工作给予她的,也没那么多可以说的,索性就俯下身体和稚儿相伴,双手将所有的褒赞与质疑推向了门外,朴朴实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虽然特教老师不能享受到桃李满天下的成就感,但我会因为孩子的点滴成长而满足。”这是李蕾的育人初心,也是她的幸福所在。“孩子们这个礼拜可以发a,下个礼拜可以发an,或者过几个周就能说老师好”这个探索前进的过程,并且有机会将别人的人生完善的可能,才最吸引她。

  说起最让她难忘的记忆,就是刚工作那一年,AVT课堂上的一个家长,第一次听到了她四岁的孩子叫妈妈,“突然这个孩子就开口叫妈妈了,当时她就愣住了,接着一下子特别激动,然后就哭了,她当时就拉着我的手说,真的,我这辈子只要听着孩子能叫我一句妈妈,我觉得我到死都没遗憾”。

  总是会有那么一个时刻,稚拙的话、妈妈的眼泪亦或是情绪上的一系列递进,会打人一个措手不及,在工作的五年里,李蕾在其中慢慢获取到了无数的舒展和快意,这样一份“自己又活了”的好感觉,让她不舍得离场。

  在经历了过职业生涯的求索与期待后,李蕾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经验去选择最好的治愈方式,治愈的结果很重要,孩子们是否能享受这个过程也很重要。

  所以,李蕾的情绪箱旁边好似装了一个“灭火器”,每当小朋友们在她抓狂的边缘来回试探的时候,她不会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上的不悦,耐心地一遍一遍讲,把他们不好的习惯慢慢修正过来,“外面的很多康复机构会凶孩子,让孩子怕他们,以便于康复训练完成”但是,李蕾却不愿意这样,哪怕是多走一些弯路,多花费一些时间。“我们的孩子将来可能会很艰难,但是,我们希望他们在回忆起他的康复经历的时候,是可以治愈他整个人生的那种,他回忆起来会觉得:哇这段经历真的很美好!”

  我觉得跟他们在一起,自己的心灵沉静下来了,而且心态越来越好了,觉得整个人也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有活力了。

  除凤凰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因使用凤凰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 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凤凰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凤凰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 敬请谅解。

首页 | 启蒙头条 | 养儿育女 | 新闻资讯 | 教育关注 | 爱情婚姻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商业推广 | 强国强军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启蒙社 www.qmzja.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